天 津 职 务 犯 罪 辩 护 律 师 网
   
   
    王增强主任被刊载于《中国优秀律师辩护实录》
之当代中国
刑辩大律师》;
专为职务犯罪做取保、不起诉、无罪、免罚、
缓刑、轻判、 改判辩护!

故意杀人罪:因家庭琐事而杀害亲人,辩护律师依法为被告人有罪从轻辩护。

本站讯:

近日,冯某故意杀人一案在某法院开庭审理,一审裁定以故意杀人罪判处冯某死刑,被告人提出上诉,辩护律师依法提出被告人具有自首、初犯、偶犯、系家庭矛盾纠纷引发的惨剧等法定、酌定从轻、减轻事由,请求判处冯某死刑缓期两年执行。

一、辩护律师:王增强主任律师、闫晓菲副主任律师

二、争议焦点:

1.被害人鲁某在案件起因上是否有责任?被告人冯某与蔡某系夫妻,二人婚后与冯某的父母共同居住。蔡某经常因家庭琐事与被告人及其母争吵,被告人无力解决,多次请求其岳父母居中调解,但其岳母鲁某未尽力调解,其遂对鲁某心生不满。在被告人去探望的时候,鲁某仍然对其看不起,最终导致矛盾激化,惨剧发生。鲁某在案件起因上有一定的责任。

2.被告人冯某是否有自首情节?事发后,公安机关在进行案情询问调查时,发现被告人冯某在案发当晚活动异常,经侦查认定冯某有重大作案嫌疑,遂将其传唤至派出所,冯某随后供认杀害鲁某的犯罪行为。冯某在被传唤后,如实供述犯罪的主要事实,系自首。

三、人民检察院起诉书指控的犯罪事实

被告人冯某因家庭琐事与其岳母鲁某产生矛盾,遂生杀害鲁某之念,后告人冯某携带事先购买的尖刀进入被害人家中,将其骗至卧室,趁其不备,将其杀害,致其当场死亡。

四、律师办案感言

法律是神圣的,不管是什么人,如果不惜“以身试法”,触犯刑律,那么,他就必须受到法律的制裁。本案中,冯某因家庭琐事迁怒亲人,其行为已经触犯刑律,必须受到法律的制裁。但是杀人偿命的同态复仇理念并不能改判逝者已逝的悲剧,被告人被判处死刑又会产生新的悲剧,所以辩护律师紧抓“宽严相济”、“保留死刑、严格控制、慎重适用死刑”的政策,提出对被告人冯某判处死缓、“抢下留人”。

六、主要辩护意见

第一部分:被告人具有法定从轻、减轻处罚情节

一、被告人具有自首情节,依法应对其从轻、减轻处罚。

根据《刑法》第六十七条之规定,自首应当满足自动投案和如实供述两个要件。

1、自动投案:在一般性排查询问时主动交代自己罪行的,应视为自动投案。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处理自首和立功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法释[1998]8号)第一条之规定,自动投案,是指犯罪事实或者犯罪嫌疑人未被司法机关发觉,或者虽被发觉,但犯罪嫌疑人尚未受到讯问、未被采取强制措施时,主动、直接向公安机关、人民检察院或者人民法院投案。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印发《关于处理自首和立功若干具体问题的意见》(法发〔2010〕60号)第一条之规定,在司法机关未确定犯罪嫌疑人,尚在一般性排查询问时主动交代自己罪行的,也应当视为自动投案。

本案被告人冯某在2014年9月19日以证人身份接受公安机关询问,此时其尚未受到讯问,未被采取强制措施。被告人冯某庭前供述(2014年10月1日捕后第一份笔录)及当庭供述均供称其在2014年9月19日即向公安机关交待了自己的罪行。

公安机关出具的抓获经过,虽载明“在民警对冯某询问过程中,其供述情节有多处与事实不符,后经技术侦查发现该冯某有重大作案嫌疑”,但此时被告人仅仅是有嫌疑,公安机关尚无确切证据证实冯某即为本案的犯罪嫌疑人,如果被告人冯某拒不供认,公安机关尚无法对其采取强制措施,故被告人冯某仅仅是接受公安机关一般性排查询问,在此过程中被告人如实供述了自己杀人的犯罪事实,应当视为自动投案。

2、如实陈述: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处理自首和立功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法释[1998]8号)第一条之规定,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是指犯罪嫌疑人自动投案后,如实交代自己的主要犯罪事实。

被告人冯某2014年10月1日捕后第一份笔录明确供述,其在2014年9月19日接受某公安机关民警询问,了解情况时,其已经如实供述了用刀捅其岳母鲁某身体的经过。在其后的讯问笔录中对其杀害鲁某的主要犯罪事实均供认不讳。

综上,被告人冯某符合《刑法》第六十七条及相关司法解释之规定,应当认定其自首情节,并对其从轻、减轻处罚。

、即使不认定被告人自首情节,其具有坦白情节:如实供述了全部犯罪事实,对案件事实的认定起到重要作用,依法可酌情对其从轻处罚。

被告人归案后如实供述了自己故意杀人的全部案件事实,虽然初期的供述有不实之处,其后的供述也予以修正,根据《刑法》第六十七条第三款“犯罪嫌疑人虽不具有前两款规定的自首情节,但是如实供述自己罪行的,可以从轻处罚”之规定,可对其从轻处罚。

第二部分:被告人具有酌定从轻处罚情节

一、关于本案性质:系因家庭矛盾日益累积、激化引发的犯罪案件,区别于严重危害社会治安的暴力犯罪案件,依法可对被告人从轻处罚。

本案中,被告人的供述和证人证言相互佐证,证实本案确实起因于家庭矛盾,因家庭琐事产生矛盾并长期积累、日益激化,最终引发本案惨剧的发生。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宽严相济刑事政策的若干意见》(法发〔2010〕9号,以下简称《宽严相济意见》)第22条:“对于因恋爱、婚姻、家庭、邻里纠纷等民间矛盾激化引发的犯罪……应酌情从宽处罚”最高人民法院1999《全国法院维护农村稳定刑事审判工作座谈会纪要》(以下简称《维护农村稳定会议纪要》):“对于因婚姻家庭、邻里纠纷等民间矛盾激化引发的故意杀人犯罪,适用死刑一定要十分慎重,应当与发生在社会上的严重危害社会治安的其他故意杀人犯罪案件有所区别。对于被害人一方有明显过错或对矛盾激化负有直接责任,或者被告人有法定从轻处罚情节的,一般不应判处死刑立即执行”之规定,应当对被告人从轻处罚,慎重适用死刑。

正因为本案起因于家庭矛盾纠纷长期积累、日益激化,故应当严重危害社会治安的案件有所区别,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宽严相济意见》及《维护农村稳定会议纪要》之规定,应当对被告人冯某从轻处罚。

二、被害人在处理家庭关系、家庭矛盾中存在过错,对案件的发生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依法应对被告人酌情从轻处罚。

最高人民法院《宽严相济意见》第22条规定:“因被害方过错或者基于义愤引发的或者具有防卫因素的突发性犯罪,应酌情从宽处罚。”

最高人民法院1999《维护农村稳定会议纪要》中亦明确指出:对于被害人一方有明显过错或对矛盾激化负有直接责任,或者被告人有法定从轻处罚情节的,一般不应判处死刑立即执行。”

本案中,被害人在处理家庭关系、家庭矛盾过程中确实存在诸多不当之处,致使家庭矛盾日益积累、激化,最终引发本案。

1、有证据证实被告人与妻子蔡某之间、蔡某与被告人母亲之间长期存在矛盾。

(1)被告人冯某供述:被告人与妻子蔡某2008年相识,从结婚前至2014年案发,被告人与妻子蔡某蔡某与被告人母亲因日常琐事,经常发生争吵,长达5年多的家庭矛盾不能得到缓解。另供述在案发前,其妻子蔡某再次因买衣服问题顶撞过冯某之母。

(2)证人证言:有多名证人证实冯某与妻子之间、妻子与母亲之间存在矛盾。

其一、蔡某1鲁某之夫、冯某之岳父)——证实被告人冯某多次找被害人鲁某协调过夫妻矛盾、婆媳矛盾。

其二、蔡某2鲁某之子)——证实被告人冯某多次找被害人鲁某协调过夫妻矛盾、婆媳矛盾。

其三、蔡某鲁某之女,冯某之妻)——证实与冯某母亲之间存在矛盾,且证实在案发前因买衣服问题顶撞过冯某之母,与冯某供述一致。

其四、冯某单位车间主任)——证实听冯某说过与妻子吵架,证实冯某夫妻之间存在矛盾。

其五、冯某1冯某之父)——证实冯某与妻子蔡某之间、蔡某冯某母亲之间闹过矛盾。

其六、冯某之母)——证实冯某与妻子蔡某之间、蔡某冯某母亲之间闹过矛盾,其与蔡某因为一些家庭琐事吵过架甚至动过手。

2、有证据证实被害人未能妥善调和被告人夫妻之间的矛盾以及被告人家庭婆媳之间的矛盾,而被害人作为被告人的岳母,显然有义务调和家庭矛盾。

(1)被告人供述:其多次找被害人鲁某调和与蔡某之间的矛盾、蔡某冯某母亲之间的矛盾,但被害人鲁某不仅不积极调和,还对被告人态度恶劣,并供述被害人与被告人夫妇之间的关系一直不好,从婚前到婚后矛盾不断。

冯某第一次讯问笔录(2014.9.20 3:20-7:00):鲁某不仅不管,而且对我说话还阴阳怪气。

冯某第三次讯问笔录(2014.9.21):蔡某也和我经常吵架,蔡某对我父母也不好,可我没想到,我那天到了岳母家,跟她说这事,她不仅不管,还顶了我几句,我当时特别生气。

冯某第五次讯问笔录(2014.9.23):我岳母和我们夫妻俩的一直关系不好,从婚前到婚后,我们之间就矛盾不断…(案发当天)我和鲁某聊会儿天,她的态度还和以前一样,非常恶劣。

冯某第八次讯问笔录(2014.10.16):你为什么要杀害鲁某?因为我岳母鲁某和我们夫妻俩的关系一直不好,从婚前到婚后,我们一直就矛盾不断…(案发当天)我和鲁某聊了会儿关于我和蔡某之间夫妻关系的事情,但是鲁某还是那个样子,对我态度非常恶劣,

(2)证人证言:有多名证人证实被告人曾找被害人调和过家庭矛盾。

其一、蔡某1鲁某之夫、冯某之岳父)——证实被告人冯某经常因夫妻矛盾找被害人调和;

其二、蔡某2鲁某之子)——证实冯某经常因妻子蔡某与母亲之间的婆媳矛盾找被害人调和;

其三、冯某1冯某之父)——证实冯某经常找被害人调和夫妻矛盾或婆媳矛盾;

其四、李某冯某之母)——证实冯某曾找被害人调和夫妻矛盾或婆媳矛盾。

3、被告人供述称被害人看不上被告人,经常数落被告人,对被告人冷嘲热讽——虽只有被告人供述,但被告人供述始终如一。

冯某第五次讯问笔录(2014.9.23):我岳母和我们夫妻俩的一直关系不好,从婚前到婚后,我们之间就矛盾不断,而且她非强势、总是数落我,话说的很难听,我非常恨她,所以把鲁某杀死了。

冯某第八次讯问笔录(2014.10.16):你为什么要杀害鲁某?因为我岳母鲁某和我们夫妻俩的关系一直不好,从婚前到婚后,我们一直就矛盾不断,而且她很强势、总是数落我。说的话也很难听,我非常恨她,平时总是看不上我这个女婿,就这样我和鲁某很长时间的矛盾,所以我在一之下把她给杀了。

冯某第九次讯问笔录(2014.11.17):你为什么要杀害鲁某?因为我岳母鲁某和我们夫妻两的关系一直不好,从婚前到婚后,我们一直就矛盾不断,而且她很强势、总是数落我。说的话也很难听,我非常恨她,平时总是看不上我这个女婿,就这样我和鲁某很长时间的矛盾,所以我在一起之下把她给杀了。

4、被告人供述被害人生活不检点,多次骚扰被告人——虽只有被告人供述,但其供述的真实性不能排除。

(1)被告人供述:

冯某第九次讯问笔录(2014.11.17):到底为什么杀害鲁某?我之前说的这个原因也是一个,但是主要的还是我岳母鲁某平时生活不检点,还多次有骚扰我的举动,被我多次拒绝之后,就一直在我背后说我的小话,再加上之前我说的这些原因,所以我才在2014年9月17日那天,我越想就越生气,于是在一气之下才决定把她给杀了。

(2)证人证言:根据证人马证言,不排除被告人供述的真实性。

根据被告人马证言,其从2009年开始对被害人有好感,并希望与被害人发展婚外情,虽陈述称被害人拒绝,但从其证言可见,被害人明知证人马的意图,仍长期与其保持联系,并应邀与其见面,直至案发前,二人之间仍然见面、电话联系。

5、证人陈述的被告人与被害人关系好仅仅是表面现象,根据被告人供述,被害人在没有其他人在场的情况下,对被告人不是骚扰就是冷嘲热讽。

冯某第九次讯问笔录(2014.11.17):据我们掌握的情况,你和你岳母鲁某之间的关系很好,没有人相信你是因为你说的这些原因去杀害你岳母,你怎么解释?我和我岳母鲁某在被人面前挺好的,我对她也挺客气的,她对我也挺好的,只有我和她单独在一起的时候,她才对我不是骚扰就是对我冷嘲热讽。

综上所述,被告人与被害人之间的矛盾看似并不严重,但每个人对家庭矛盾的承受能力不同,在本案被告人看来,家庭矛盾长期积累、日益深化,给被告人造成了巨大的心里负担。而且从被告人家庭成员的证言分析,被告人的心理压力并没有获得有效的疏导,其既不能跟妻子进行有效的沟通,又不能跟父母说起,全部闷在心里,被告人的心理压力无处释放,最终导致其心理扭曲,作出极端之举。

、被告人当庭自愿认罪,依法可对其从轻处罚。

被告人冯某当庭自愿认罪,且归案至今始终自愿认罪、悔罪,对自己的罪行有了深刻认识,也很后悔给家人造成的伤害,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常见犯罪的量刑指导意见》(法发[2013]14号)第七条规定“对于当庭自愿认罪的,根据犯罪的性质、罪行的轻重、认罪程度以及悔罪表现等情况,可以减少基准刑的10%以下”之规定,可对其从轻处罚。

、被告人冯某主观恶性小,可对其从轻处罚。

最高人民法院印发《关于贯彻宽严相济刑事政策的若干意见》(法发〔2010〕9号)16、对于所犯罪行不重、主观恶性不深、人身危险性较小、有悔改表现、不致再危害社会的犯罪分子,要依法从宽处理。

最高人民法院刑三庭《在审理故意杀人、伤害及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案件中切实贯彻宽严相济刑事政策》主观恶性是被告人对自己行为及社会危害性所抱的心理态度,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被告人的改造可能性……激情犯罪,临时起意的犯罪,因被害人的过错行为引发的犯罪,显示的主观恶性较小。对主观恶性较小的被告人则可考虑适用较轻的刑罚。

1、本案被害人具有一定过错:生活作风有问题,对被告人进行骚扰。

2、即便不认定被害人过错,被害人在处理家庭矛盾过程中也存在不当之举,不仅没有调和家庭矛盾、化解纠纷,反而致使家庭矛盾愈演愈烈。

3、本案被告人的其他家庭成员在处理家庭矛盾纠纷过程中亦存在不当之举,多方原因最终导致被告人心理扭曲。

综上可见,本案虽系有准备的犯罪案件,但被告人的主观恶性仍相对较小,可对其从轻处罚。

、被告人冯某人身危险性小,可对其从轻处罚。

最高人民法院印发《关于贯彻宽严相济刑事政策的若干意见》(法发〔2010〕9号)16、对于所犯罪行不重、主观恶性不深、人身危险性较小、有悔改表现、不致再危害社会的犯罪分子,要依法从宽处理。

最高人民法院刑三庭《在审理故意杀人、伤害及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案件中切实贯彻宽严相济刑事政策》人身危险性即再犯可能性,可从被告人有无前科、平时表现及悔罪情况等方面综合判断。…人身危险性小的被告人,应依法体现从宽精神。如被告人平时表现较好,激情犯罪,系初犯、偶犯的;被告人杀人或伤人后有抢救被害人行为的,在量刑时应该酌情予以从宽处罚。

1、平时表现良好:有被告人冯某单位领导及单位出具的证明予以证实。

冯某单位车间主任):冯某在我这儿工作大约6年了,2014年6月刚和单位签了无限期的合同,他在我这儿的表现很好,干工作也是任劳任怨,就是在我们单位没有活儿干的时候,他也没有什么怨言,我觉得像他这个岁数的年轻人,表现的这么好的很少,我们单位这么多年也就只和他一个人签过无限期合同。…他在单位里表现挺好的,和任何人都没有矛盾。…他和单位里的人关系都挺好的

证明材料(天津市有限公司2014年11月28日出具):2008年6月1日通过人才市场介绍,冯某与我公司签订三年劳动合同,2011年6月1日续签三年期劳动合同,2014年6月1 日续签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产文职在我公司工作了6年4个月,表现很好,得到了领导及同事们的肯定,积极地参加公司工会、青年组织的各项活动。

2、初犯、偶犯:被告人冯某此前没有任何前科劣迹。

、被告人冯某亲属案发后积极赔偿被害人损失,并愿意与被害人达成调解,愿意从经济方面补偿受害人。

最高人民法院印发《关于贯彻宽严相济刑事政策的若干意见》(法发〔2010〕9号)23、被告人案发后对被害人积极进行赔偿,并认罪、悔罪的,依法可以作为酌定量刑情节予以考虑。因婚姻家庭等民间纠纷激化引发的犯罪,被害人及其家属对被告人表示谅解的,应当作为酌定量刑情节予以考虑。犯罪情节轻微,取得被害人谅解的,可以依法从宽处理,不需判处刑罚的,可以免予刑事处罚。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刑事附带民事诉讼范围问题的规定》(法释〔2000〕47号)第四条规定:“被告人已经赔偿被害人物质损失的,人民法院可以作为量刑情节予以考虑。”

1、案发后已经赔偿4万元:被告人冯某父母在案发后代冯某赔偿被害人家属4万元丧葬费。

2、愿意调解继续赔偿,愿意与被害人家属达成和解:被告人冯某本人及其父母均表示愿意尽全力赔偿被害人亲属的经济损失,希望与被害人家属达成和解,取得被害人的谅解,以弥补其犯罪行为给被害人家属造成的伤痛。

第三部分:关于本案死刑适用;本着少杀、慎杀的死刑政策,对被告人判处死缓。

一、被告人冯某并不属于罪行极其严重的犯罪分子,可不判处死刑立即执行。

辩护人认为被告人冯某尚不属于《刑法》第48条规定的“罪行极其严重”的犯罪分子,对其量刑可不判处死刑立即执行,理由如下:

(一)被告人冯某不属于《刑法》第48条规定的“罪行极其严重”的犯罪分子。

《刑法》第四十八条规定:“死刑只适用于罪行极其严重的犯罪分子。对于应当判处死刑的犯罪分子,如果不是必须立即执行的,可以判处死刑同时宣告缓期二年执行。”

可见死刑只适用于罪行极其严重的犯罪分子,但如何判断“罪行极其严重”?依据立法精神,所谓“罪行极其严重”是指犯罪的后果极其严重、犯罪的情节极其严重、犯罪的社会危害性极其严重以及犯罪分子的人身危险性极其严重的统一。

本案中,犯罪后果及犯罪情节的严重性自不必多言,但辩护人认为,本案的社会危害性及被告人的人身危险性尚不属于极其严重。

1、本案应区别于社会上严重危害社会治安的其他故意杀人犯罪案件,其社会危害性相对较小。

家庭矛盾的主体固定在家庭生活中共同生活、共同居住的成员间,因为矛盾主体固定,由此而引发的刑事案件的危害后果亦固定在一定的范围内,其社会危害性与其他案件有所区别。本案属于典型的家庭矛盾激化引发的故意杀人案件,其社会危害性相对于社会上严重危害社会治安的其他类型故意杀人犯罪案件明显轻微,尚不属于极其严重。

2、人身危险性小:前已论述。

综上可见,虽然被告人冯某虽实施了故意杀人行为,并造成了严重后果,但本案毕竟起因于家庭矛盾,有别于社会上严重危及社会治安的故意杀人犯罪,其社会危害性尚不属于极其严重,且被告人的人身危险性及再犯可能性亦相对较小,尚未达到极其严重以至于必须判处死刑立即执行的严重程度,故辩护人认为,对被告人冯某从轻处罚,不判处死刑立即执行符合《刑法》第四十八条之立法精神。

3、对被告人冯某从轻处罚,不判处死刑立即执行,符合我国宽严相济、慎用死刑的刑事司法政策。

“宽严相济”、“保留死刑,严格控制和慎重适用死刑”是当前党和国家极力倡导的刑事司法政策,亦符合废除死刑的国际趋势。

自2007年死刑核准权收归最高人民法院后,一个明显的特点是执行死刑的案件数量的大幅减少,由此可以明显感受到最高人民法院在死刑复核工作上严谨缜密、慎之又慎的态度。最高人民法院在多次会议上强调要充分贯彻宽严相济刑事政策,严格、审慎地执行党和国家“保留死刑,严格控制和慎重适用死刑”的政策。

死刑是以剥夺人的生命为内容的刑罚方法,是对犯罪人最严厉的惩罚,且一旦执行就不可逆转。“少杀、慎杀”的政策不仅仅是要求司法机关严格依照刑事法律的规定适用死刑,保障适用死刑案件的质量,更是要求司法机关尽量少用死刑,即“可杀可不杀的坚决不杀”。

本案被告人冯某将岳母杀害,其罪行无可争辩,但恳请合议庭综合考虑本案事实,以及被告人冯某的主观恶性及人身危险性较小等情节,给被告人冯某一次改过自新、回报社会的机会,即体现宽严相济的刑事司法政策,又符合我国当前“少杀、慎杀”的死刑政策要求。

4、被告人冯某家庭具有令人怜悯之情节,希望法庭予以充分考虑。

其一、被告人冯某妻子:处境艰难,如判处被告人死刑,将同时失去母亲和丈夫,难以面对父亲,又难以面对孩子。

其二、被告人冯某儿子:年仅四岁,不能失去父爱。毫无疑问,本案真正的受害人就是被告人年幼的孩子。

综上所述,本案被告人冯某的罪行固然为法律难容,理应惩罚,但本案事发有因,是典型的因家庭矛盾激化引发的杀人案件,其犯罪的社会危害性并非极其严重,被告人的主观恶性及人身危险性相对较小,且具有认罪、悔罪、愿意赔偿受害人经济损失等诸多酌定从轻处罚之情节,故辩护人恳请合议庭从惩罚与宽大相结合的刑事政策以及“少杀、慎杀”的死刑政策出发,对被告人冯某从轻处罚,留其一条性命,给其一个改过自新、回报社会的机会,同时也给其无辜的孩子保留一份残存的父爱和对未来美好生活的希望。


联系方式


  • 电话:13802025566  13802025599

  • 微信13802025566

  • 地址天津南开区东马路137号仁恒置地广场10层。

  • 邮箱22583789@qq.com

  • 天津刑事律师网:www.deanlvshi.com

  • 走私犯罪法律网:www.zousidalvshi.com

  • 非法集资法律网www.jizilvshi.com

  • 诈骗犯罪法律网www.zhapianlvshi.com


  王增强主任入选《中国优秀律师辩护实录之当代中国刑辩大律师》,先后办理一千余起刑事案件,成功为百余起职务犯罪案件辩护,十余起职务犯罪案件获无罪结果。